皓月当空

这儿皓月/茶殇
APH/全职
更文不定时
那么,祝愉

那年那曲 皓月 作曲家仏×作词家英

亚瑟•柯克兰抬头看了看天空,浓密的乌云严丝合缝,预示着一场风雨的来临。亚瑟攥紧了手中的纸条,不禁暗叹:自己怎么会冲动地冲过海峡来到法/国这个鬼地方!
亚瑟•柯克兰,世界著名的作词家,可现在却因为一首新曲的作曲者而落魄在巴黎街头。
再试试吧,轻易放弃可不是绅士的风格!亚瑟理了理领带,微笑着快步赶上前面的金发男人:“抱歉,打扰了,请问您知道……”他低头看了看纸条,“……黑塔街9号在哪里吗?”男人愣了一下,眼中稍稍流露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光,随即又笑着说:“哦,您是说波诺弗瓦家吧,可是不近呢,我带您去吧。”
一路上,亚瑟与这个男人相谈甚欢,他们聊了很多:亚瑟来到法/国的原因,亚瑟的职业,这个男人的生活状况……
最后一点虽然有些冒昧,但男人似乎不太在意,只是用一双蓝紫色眸子看着亚瑟。
汽车在一座庄园前停了下来。 亚瑟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人熟练地掏出一串钥匙,打开门,站在门前对他说:“Bonjour,哥哥的小亚瑟,欢迎来到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庄园。”
于是,亚瑟便被弗朗西斯以工作为名,安置在庄园中。 亚瑟撇撇嘴:谁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居心!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世上唯一能与亚瑟分庭抗礼的作曲家,但有些品行不端。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没有什么交集,各做各的事。只是弗朗西斯还是没有写出曲子。
第五天
亚瑟是被食物的香气叫醒的。 前几天两人都是各自解决吃饭问题,弗朗西斯通常是出去吃饭顺便勾搭妹子,而亚瑟则留在家里炸厨房。
估计弗朗西斯是被自己炸怕了吧?亚瑟想到这里,心情莫名的好。
不知什么情况,他看弗朗西斯一直不大顺眼。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亚瑟打开房门,走下楼去。
“弗朗西斯?”没有人回应,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喊声的回音。
到了餐厅,只见桌上一份让人食指大动的早餐,但亚瑟没有心情理会。
弗朗西斯人呢?亚瑟不禁皱了皱眉。
带着不安的心情吃完早饭,亚瑟走向书房。那里不仅有许多珍贵的藏书,更有亚瑟看重的东西:钢琴和红茶。
门被推开,没有摩擦的噪声,但一阵琴音流泄而出。
阳光打在钢琴上,也照射在弹琴人身上。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更添光泽,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仿佛全部镀上了一层金。蓝紫的眸子晶莹剔透,却又深邃得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灵活的手指跳跃在琴键上,随之而来的事行云流水般的琴音,美妙得令人窒息。
亚瑟看呆了。
一曲弹毕,男人起身。 “小亚瑟都看呆了呢,是不是爱上哥哥我了?”
“才没有!”亚瑟翻了个白眼,“话说,曲子的问题怎么样了?”
“啧啧,小亚瑟真是敬业呢。虽然有损于哥哥的形象,但是不得不说,我揣摩不出你词中的情感。”
亚瑟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读不懂自己写的词吗?
“没……没事,你再多看看吧。我也无法告诉你,这种感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样吗?那哥哥我不如试试在生活中寻找这种感觉吧。” “这样真的可以吗红酒混蛋!”
亚瑟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的人生,改变了。
从这一刻开始,弗朗西斯的生活作息开始变得规律。早上6:00起床,6:30开始做早饭,7:00去叫亚瑟起床,吃完早饭后去书房,一个练琴一个看书。9:00出门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聊天,虽然有时会吵起来,但总体还是很和谐的。11:00回家,弗朗西斯可不敢让亚瑟进厨房,所以亚瑟还是去看书。11:30左右吃饭,12:20吃完后听会音乐去午休。下午,弗朗西斯带亚瑟转遍法/国,晚上二人在外吃饭,饭后有时去音乐会,有时去看电影。 不知不觉中,梅雨已过,金秋将至。
走在路上,微凉的风让弗朗西斯裹了裹衣服,哪怕全年温和湿润,也是会有气温变化的。
弗朗西斯不禁后悔给亚瑟买茶叶这个决定。 看着面前茶叶店的门,弗朗西斯心想:如果这家再没有就不买了!那位大少爷嘴刁得很,除了英式红茶,其他的是不喝的。
推门而入,一股茶香扑面而来。
“您好阿鲁!”店主是个中/国人,扎着个小马尾,脸圆圆的很是可爱。
“您好。请问这里有英式红茶吗?”
“有的阿鲁,不过……”
听到这句话,弗朗西斯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本店有个规矩,稀有的茶只跟有缘人走阿鲁。所以请泡一杯茶吧,为您所想的人阿鲁。”我的天呐这什么破规矩!弗朗西斯不禁想到。
不过……哥哥我想的人?那就是那个小少爷了吧?
“好吧,不过茶叶……”
“自是我们提供阿鲁。”
弗朗西斯捻了些茶叶,放在壶中。拿起一旁刚烧好的开水,注入茶壶后迅速盖上盖子。“1…2…3…4…5”打开茶壶盖,水气弥漫,一股英式红茶独有的醇香飘散在空中,久久不散。
店主抿了一口,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好久没有喝到这样的茶了阿鲁!上次……算了,您的茶艺虽然不算太好,但难能可贵的是,这其中能体会到一种柔和的情感,恕我冒昧,您……是给您爱的人泡的吧阿鲁?”
弗朗西斯愣住了,直到他拿着茶叶走出店门都没有回过神来。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得他渐渐清醒。我爱的人?亚瑟吗? 回想起来,不知何时,自己的视线早已离不开他;不知何时,他不在时自己的心会不安;不知何时,自己已经不能没有他。
他了解亚瑟的一切喜恶,他们之间拥有着仿若多年的默契。
自己自诩“世界的初恋”,却未曾想到自己的爱情会是这样的。
这一刻,记忆深处的一个片段被猛地丢出来:
一个小男孩含着泪问道:“弗朗哥哥,你要去法/国了?”大一点的孩子笑着揉揉小男孩的头:“嗯,那里毕竟是我的家乡。亚瑟不哭,哥哥总会回来的。”“可是……哥哥要是忘了我……怎么办……”他笑得温柔:“不会的,亚瑟可是哥哥我重要的人呢,要不然,我们拉勾?”
时隔多年,记忆中的面孔早已模糊,只有对方在夕阳下泛着泪的眼睛在熠熠生辉,就像……两块珍贵的祖母绿。
抱歉,亚瑟,是我食言了。这次,我不会再让你孤独一人!
弗朗西斯飞奔回家,拉着一脸疑惑的亚瑟冲进书房。 “先不要管谱子的事,好好听着。”
眼眸轻闭,手指在琴上时而飞舞,时而敲击,将演奏者时而柔和,时而激动的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曲终焉,弗朗西斯睁开眼,只见一双含着泪的眼。 面前的人与记忆中的人渐渐重合。
弗朗西斯抱住亚瑟,他知道,他懂了。
2年后 法/国 某音乐领域颁奖典礼
“好的,让我们看看‘最佳搭档奖’将花落谁家呢?”主持人阿尔弗雷德用他一贯的语气说着吊人胃口的话,“……恭喜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和亚瑟•柯克兰先生!自从二人两年前第一次合作单曲《琴前》后,两人就一直与对方合作,并于去年成立组合‘Dover’,后又成立工作室,两人的默契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这个奖也是实至名归,恭喜!请两位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弗朗西斯微微一笑,接过话筒:“正如阿尔所说,我们的默契是独一无二的。今天,我还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他举起了牵着亚瑟的手,手上,一枚镶着祖母绿的戒指闪闪发光,而亚瑟手上有一枚款式相同的戒指,上面镶着一颗紫水晶。但若细看便会发现,这不是纯粹的紫水晶,竟有些泛蓝。 台下寂静片刻,掌声雷动。 颁奖典礼结束后,两人坐在回家的车上。
“你就不怕吗?”亚瑟用略带沙哑的嗓音问道。
“怕什么,我有你就够了。”
弗朗西斯色气的笑,顺便给了亚瑟一个法式深吻。
亚瑟脸红了,但仍然嘴硬:“唔……红酒混蛋!”
黑暗中,十指相扣的两只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