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当空

这儿皓月/茶殇
APH/全职
更文不定时
那么,祝愉

King game

听了b站上仏英互唱角色歌的脑洞
“所以说人到齐了?”本田菊严肃的看着在场的人——被叫过来完游戏的:他,伊丽莎白,王湾,王耀,伊万,阿尔,亚瑟 ,弗朗西斯,路德以及费里。
伊丽莎白两眼放光的说:“那么我们的游戏就开始了哦,今天玩的是King game,大家都会吧?我就不多说了哦。”
第一轮,当大家都看着各自手里的牌时,王耀轻笑:“抽到King牌的是我呢,那就请6号和9号的人互诉心声吧。”在坐的人都没来由的感到一股寒气,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伊万,果不其然,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张牌,上面写着数字9。那么另一个……是谁呢?阿尔弗雷德愣住了,他手里拿的牌正是6号。王耀一个一个的看着,终于到了阿尔弗雷德,他的牌被摊在桌子上。 “哎呀哎呀,是hero先生呐,那就你先说吧~^L^”“伊万,你虽然讨厌的像伏特加一样,但你对我来说也像憨八嘎一样,不跟你打一架都没意思呢。”阿尔下定了决心说出了这句话,他等待着伊万的回应。“hero先生说什么傻话呢,果然是傻了吧……”阿尔一阵失落但伊万接下来的话让他眼中熠熠生辉“……但是很无奈呐,hero先生就像露西亚的подсолнечник(向日葵)呐^L^” 这两人震惊了所有人,过了好一会大家才反应过来。“那……那就祝福你们了,我们开始下一轮吧。”
第二轮,抽到King牌的是费里。他由于不会出,就让4号喝一杯伏特加,却没想到,4号是亚瑟……
第三轮,抽到King牌的伊丽莎白让7号和10号互唱角色歌,尴尬的一幕发生了,弗朗西斯手忙脚乱的丢出自己的10号牌,顺便把自己身上快要醉了的亚瑟手中的牌丢出去——7号。全场沉默了一会,爆发出一阵笑声“我说弗朗吉,你们俩可真是……平时总是凑在一块也就算了,连这个惩罚都在一块也是……”弗朗西斯表面应付着大家的调侃,实际上在心里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你们是不知道哥哥我平时和小亚瑟都是怎样的相处方式吧!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的腹部仿佛隐隐作痛。 亚瑟张开自己迷蒙的双眼,看着面前一群人围着弗朗西斯说笑,而弗朗西斯仿佛很不知所措的样子,便跌跌撞撞的分开了人群,走到弗朗西斯身旁,问道:“红……红酒混蛋,你挨罚啦?”“……对,还有你,小亚瑟,他们要求我们互唱角色歌。”
亚瑟眯眯眼,角色歌?不……不值一提!“唱就唱呗,我……我来!”亚瑟走到一把椅子旁边一脚踩了上去,张嘴就唱。不得不说,亚瑟的唱功还是很好的,他甚至在模仿弗朗西斯的尾音。但是……这副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终于一曲唱完,弗朗西斯心里升起了一个主意。
他唱的是亚瑟的《pub go》,亚瑟听着弗朗西斯的声音,不禁在心里暗赞:这个混蛋唱的还不错……诶?如果没记错的话……最后有baka32连击?亚瑟开始担心弗朗西斯到底能不能唱好。 “baka baka baka……”终于唱到最后,亚瑟在心里默默跟着弗朗西斯唱,他惊讶的发现,这个混蛋竟然全都卡在了正确的拍上。 32个baka唱完后就该是骂阿尔那句了。亚瑟在心里想。没想到弗朗西斯唱的和他的词不一样,弗朗西斯唱的是一句带着浓浓法/国腔的英语:“Arthur,I love you!”亚瑟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映是:这家伙唱错词了?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表白了。由于喝了酒,亚瑟平时的傲娇无影无踪,他红着脸,问弗朗西斯:“你说的是真的吗?”“Of course,my dear.”亚瑟的脸更红了,他什么也没说。良久,他已几乎不可查的弧度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笑了 他勾起嘴角,将亚瑟打横抱回家。
第二天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柯克兰先生说,他早上起来把弗朗西斯踹下了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