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当空

这儿皓月/茶殇
APH/全职
更文不定时
那么,祝愉

皓月的英诞贺文(仏英版) 原创仏英三十题

1好漂亮的小姐姐
亚瑟第一次见到弗朗西斯还是在两人小时候。要知道没留胡子的弗朗西斯可是世界的初恋啊,亚瑟当然也被惊艳到了。
柔顺的金色中长发,蓝紫色的大眼睛  湖蓝色的小裙子……亚瑟感觉自己遇到了天使。
当然,长大后就不这么想了。亚瑟如是说。

2金色毛虫
弗朗西斯一脸崩溃的看着远处的不明物体,“哥哥我本来以为是小亚瑟,没想到居然是只金色毛虫!”弗朗西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要去抓住那只“金色毛虫”,没想到接下来更让他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呜哇!竟然是亚瑟!”
十分钟后
听完了一切都弗朗西斯笑着对亚瑟说:“留头发也不是这么留的啊,头发也是需要打理的,不是吗?金色毛虫?”
“嘁,不要叫我金色毛虫!”

3“咔嚓”
“那你帮我剪一个最适合我的帅气发型吧。”亚瑟鼓着嘴说到。
“好~好,你真可爱。”弗朗西斯依旧温柔的笑着将亚瑟拽到一颗树下。
“咔嚓……咔嚓”在一声声的剪刀声中,亚瑟睡了过去,剪刀声稍稍停顿了一下  又继续响起。弗朗西斯专注的握着剪刀,心里想到:小亚瑟这么信任我,我可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啊。
不知过了多久,亚瑟被弗朗西斯叫醒。他忐忑不安地走到河边,河水映出了他的倒影——“哎哎?怎么还和原来一样?”
“我还是觉得这个发型更适合你啦~”
是吗。亚瑟迎风而立,不知不觉中,他笑了。

4从小的针锋相对
众所周知亚瑟和弗朗西斯从小就是一对冤家,具体表现如下:
“喂喂,小亚瑟,我今天又收了一个小弟哦!
“啧,不会输给你的!”

“亚瑟先生,为什么要帮我?”
“嗯?只要能揍法/国就好了啊。”
小少爷表示他很受伤。

“法/国,你怎么看?”
“那哥哥我就反对英/国和美/国的意见好了。”
阿尔弗雷德表示今天的大叔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了活力啊。

5长大后的渐渐疏远
亚瑟和弗朗西斯小时候亲密无间这让他们培养出了胜似兄弟的默契。
稍稍长大后,两人因为国/家政/务渐渐疏远了。
再后来,因为某件事,弗朗西斯和亚瑟决裂了,两人不再往来。
还好现在,他们虽不像小时候的亲密,但那份默契还在。

6这是日历吗?!
亚瑟发誓,他看到一脸颓废的弗朗西斯时,他内心的唯一想法是让他面前这个人把真的弗朗西斯吐出来。
“亚瑟,跟我合并吧。”
“弗弗弗朗西斯,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亚瑟有点方。
“求你了,我家上司说我不跟你合并就可能会死啊QAQ!”弗朗西斯仿佛要哭出来了。
亚瑟尴尬地笑着:“你不会穷的连日历都买不起了吧?”
弗朗西斯拿出一张纸,抓住亚瑟的手就要往上签字  亚瑟定睛一看——卧槽结婚申请书!
亚瑟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握着签字笔的手将弗朗西斯强迫他写的字全部划掉。正在他大笑的时候,他被弗朗西斯架走了……
啊咧,你说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啦,要不然现在世界上就只有英/法/帝/国了。

7嫉妒那个小鬼(黑化)
我们都渐渐长大了,也渐渐都有了好多小弟。在海路大通以后,你发现了他。
他是你弟弟,那段时间和你最亲近的人。为了他,你渐渐疏远了我。
我不禁有些嫉妒了。
为什么那个家伙能得到你的注意?为什么他能让你无时无刻为了他?为什么?
所以我将他弄走了。

8嫉妒那群恶友(黑化)
我注意到你那群恶友了。
在你们互相调笑的时候,在你们一起捉弄人的时候,在你们联合起来打我的时候。
哎呀,真的很烦人呢。
凭什么他们就能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凭什么你和他们走的更近,凭什么……
我一定要得到你。

9一定要站在你的对立面
弗朗西斯和亚瑟是从小打到大的。
小时候,他们能为了一块土地打起来,后来甚至没其中一方什么事的情况下都能打起来。
你问弗朗西斯为什么,他会告诉你:站在亚瑟的对立面就好了。
你问亚瑟为什么,他会告诉你:一定要站在弗朗西斯的对立面。

10火中的她
她被绑在柱子上,火舌舔上了她的衣裙  ,临死,她依旧想着他。
我冷笑一声,敌人,有什么好同情的,尤其英/吉/利和法/兰/西还是世敌。
或许从人类视角上看,我该同情她,但作为英/国,这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远处双目泛红的他,我心中暗暗想着:我绝不会后悔!

11雨中的你
那年夏天,7月
我第一次见到你哭。
为了那个独立的小子。
没来由的,心有些痛。
诶呀,为什么呢?我不该为了给她报仇了而高兴吗?
雨打在你的身上,跪在地上的你渐渐湿透了。
我轻笑一声,转身走远。

12感冒时你床边的我
亚瑟感冒了,很严重的样子。
这下连弗朗西斯都束手无策了。
弗朗西斯只好按照给人类治病的方法,拿了条冰毛巾给他敷着。
没想到亚瑟虚弱的冲他摆了摆手,意思大概是让他走。弗朗西斯心中一喜:还是平时的亚瑟啊,但亚瑟却说:“离我远点,你不也有点感冒吗?”
妈妈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亚瑟!
最后弗朗西斯还是陪在亚瑟身边直到他痊愈。

13玫瑰到底是谁家的?
“弗朗西斯!不要带着我家国花裸奔!”亚瑟第N次忍无可忍地发出了这样的警告。没办法,谁叫弗朗西斯遮羞的是亚瑟家国花呢?
“不不不小亚瑟,玫瑰什么的还是更适合我这样的人,而不是你一样死板的绅士。”弗朗西斯满不在乎地说到。
于是乎两人根据‘玫瑰到底是谁家的’展开了又一次大战。
哦,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了。

14怀念原不良
“很久以前,在茫茫的大海上,有一伙不太一样的海盗,他们的船长是个凶残的人,他叫亚瑟·柯克兰……”“哦哦哦原来是亚瑟吗?”弗朗西斯正在给小小的阿尔讲睡前故事,但这个故事貌似有哪里不对?
“没错,就是亚瑟。要知道这家伙以前可是个原不良啊……”话还没说完,弗朗西斯就被亚瑟拖走了。
“好的阿尔,我们今天的故事是:‘论弗朗西斯的黑历史’……”

15情侣装
又一次,亚瑟和弗朗西斯家的流行风格又撞了。
两人尴尬的看着彼此的服装,这下又要被弗朗西斯的恶友们吐槽成情侣装了。
明明就是按照对方最不可能的风格来的啊怎么又撞了?
今天的弗朗西斯和亚瑟也是一如既往地穿着情侣装。

16同居生活
哥哥我的马/奇/诺/防/线怎么会破呢……鬼会想到那个土豆居然从树林过来啊?
弗朗西斯碎碎念着,这不禁让亚瑟皱了皱眉。
“你有没有在听?”亚瑟敲着桌子,试图唤回弗朗西斯的注意力。
弗朗西斯低头笑了笑:和这家伙同居貌似也不错?

17被攻陷了
在弗朗西斯和亚瑟同居没多久,法/国巴/黎就被攻陷了。
要知道巴/黎可是弗朗西斯的心脏啊,弗朗西斯开玩笑地跟亚瑟说自己的心脏被路德维希攻陷了。
啧。
亚瑟咂了咂嘴,怎么莫名不爽呢?

18什么?死扛?
亚瑟第一次进了厨房,弗朗西斯一开始是期待的。
但当他看到盘子中的马赛克不明物体时,他不禁大惊失色。
“我说……小亚瑟这是什么鬼……”弗朗西斯双手颤抖地指着亚瑟手上的盘子。
“哦,这是英国传统美食司康饼,要不要尝尝?”
当晚弗朗西斯因食物中毒进了医院。
什么司康……明明就是死扛……弗朗西斯虚弱的如是说。

19禁止英国进入的美食社
自从亚瑟做了死扛并毒晕了弗朗西斯以后,w学院的美食社就多了一条规定——禁止英/国进入。
对此亚瑟表示很无奈:怪我咯,我家的司康明明那么好吃。

20你所能看见的
亚瑟能看见精灵,很多人都知道,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弗朗西斯也能看见亚瑟身边的精灵——虽然只是一部分,而且还能与它们进行对话。
对此精灵们表示:那个天天跟亚瑟吵架的家伙其实还不错,这两个人挺配的——不要乱点鸳鸯谱啊喂!弗朗西斯和亚瑟异口同声。

21(随时随地发情)的(红酒混蛋)
w学院展开了它的第一次考试。其中有这样一道题:()的(),自由填空。
亚瑟同学提着笔思考了2秒钟  毅然决然的写上了(随时随地发情)的(红酒混蛋)
奇怪的是,最后得分了。

22口非心是
众所周知,亚瑟是个死傲娇。
所以对于傲娇的话一定要反着理解,弗朗西斯同学很好的实践了这一点。
“小亚瑟跟哥哥我出去浪吧~”
“谁要跟你浪了啊……别拽我胡子混蛋!”

“小亚瑟别生气了~”
“离我远点……你你你你怎么抱上来了……”

23天佑女王陛下
“火焰熊熊……燃尽一切……”在轴三聚集的小岛上还有另外5个国家,他们现在正在围着火堆烤棉花糖,BGM是英/国的《恶魔之歌》。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小亚瑟你换首歌吧——”
亚瑟偏着头想了想,咧嘴一笑:“天佑女王陛下,女王陛下万岁!”

24圣诞节的礼物
圣诞节的时候,联五轴三都收到了来着芬/兰的礼物,那么——里面是什么呢?
亚瑟探过头去看弗朗西斯手中的礼物盒,却被弗朗西斯推了回去。
嘁,真小气。亚瑟这样想着。
怎么能让你看呢?弗朗西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低头看向礼物盒中一份亚瑟的详细信息。

25并肩作战和对立打仗都很和谐
弗朗西斯和亚瑟虽然从小打到大,但其实他们也并肩作战过不少次。而且十分有默契。
弗朗西斯笑着说:“这就是我们啊,既能并肩作战,又能打的不亦乐乎。”

26英/法干架岛
在茫茫的大海中  有一座小岛,它的名字叫英/法干架岛。
这座岛表示它出生以来就有两个国/家一直为了争夺它而打架,那两个国/家一个眉毛特别粗,一个胡子特别多。

27微型国/家与私生子
微型国/家们中,一大部分何亚瑟都很像,有的有粗眉毛,有的性格像。这就导致了众多国/家纷纷猜测这都是亚瑟和谁的私生子。
众说纷纭,有的说像阿尔,有的说像弗朗西斯。
听到这个消息的亚瑟耸耸肩:管他们怎么说,我明白不就够了。

28我就知道
弗朗西斯了解亚瑟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有一次在船上,亚瑟不见了。正当所有人都觉得亚瑟掉海里了也没事,反正他原来是海盗时,弗朗西斯焦急地跳下了海——只有他知道亚瑟其实不会游泳,然后扛着亚瑟游回了海岸。
事后,亚瑟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弗朗西斯神秘一笑,不置可否。
因为我了解你有时甚至胜过了解我自己。

29只因我们是国/家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亚瑟了。
但是他没法表白。
他们还肩负着法/兰/西与英/吉/利的责任,他们之间只会有着合作与对立的关系。
只因我们是国/家……
谁叫我们是国/家……

30若以弗朗西斯和亚瑟的名义
“亚瑟,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身份?”
“……”
“当然。法/兰/西与英/吉/利虽然无法相爱,甚至可能永世是敌人。”
“但若以弗朗西斯和亚瑟的名义呢?”
亚瑟笑了。弗朗西斯也笑了。
阳光下,两个身影依偎拥抱着。
岁月静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