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当空

这儿皓月/茶殇
APH/全职
更文不定时
那么,祝愉

眉毛诞辰贺文【名字还没想】

cp Dover   虐文预警
非要在眉诞玩虐
第一人称 医学院教师法,学生英
正文,开始
亚瑟视角
“你走吧,谢谢。”
我看着面前僵住的弗朗西斯,轻轻吐出了这句话。
“我真的,不爱你。”
他皱了皱眉,却还非要问个明白。
“我爱过你。”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
“你实在太……这么说吧,原来我爱你的时候你总是在外寻欢作乐,我忍了。可我也是个人,慢慢的我就心灰意冷了。”
他说他可以改变。
“抱歉,我是真的不爱你了。”
为了强调真实性,我还特地在“真的”两字上加了重音。
他说他会离我远一点。
“好的,谢谢。”我笑了,然后转身而去。
我不知道身后的人怎么样,转身而去的一刹那,泪水滑落眼角。
我怎么会让你被一个绝症病人连累。
一天后
我自己站在公寓里,旁边是一瓶除草剂。
我手里把玩着那瓶除草剂,脑中渐渐响起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这瓶是除草剂,千万不要误食啊!”他看着我好奇的眼光把手中的瓶子又拿远了一些。
“误食了又会怎么样吗?洗胃不就好了?”我轻狂的话中带着一些不屑。
“那可没用,误食除草剂的人会渐渐丧失身体机能,相当于慢性自杀,几天到几十天后死亡,无法救治。”
回忆渐渐远去,我不禁笑了,但与此同时,泪水也渐渐滑下。
将除草剂一饮而尽,奇怪的味道让我不禁想将它吐出,但一想到……
不知多长时间,大概有一天了,我感觉到身体很不舒服,胃,头,四肢……好在还有意识。
发作这么快啊?我艰难的勾起嘴角,脑中又浮起了他的脸。
穿着白大褂的他,备课的他,告诉我除草剂作用时严肃的他……
还好,我给他留了封信。
恍惚间,我好像见到了他。
他问我干了什么。
“我……除草剂……”
他沉默了,然后将我搂在怀里,躺到了哪里,应该是床上。
也好,就让我在你的温柔中死去吧。
我又怎能忘记你。

弗朗西斯视角
他让我走。
我……呵,我怎么会信呢?
他说他真的不爱我。
“为……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颤抖。
他说他爱过我。
我几乎忍不住想问他:什么叫做爱过?
他说他忍受不了我的浪荡。
“我可以改,真的,为了你我可以改!”
他说他真的不爱我,还有一句抱歉。
……抱歉?这样礼貌而又冷漠的词汇他还没有对我用过。
“我会离你远一点。”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希望他还能回心转意。
随即,最后一丝希冀也被击破。
他转身就走,不带一丝留恋。
很好。
我也离开了这里,但我漏掉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如果我能注意到,那我们的命运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他最后那声带着哭腔的谢谢。
第二天
浑浑噩噩的到了学校,不想面对他,却发现他没来上学。
“亚瑟同学去哪儿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
我皱了皱眉,没有接到他转学的通知啊?
往他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我越来越不安,上完课后慌里慌张地去了他家里,曾经推开过多次的门现在却不敢推开。
终于,我颤抖着开始迎接最后的审判。
他躺在沙发上,看起来还好。
我稍稍松了口气,刚想找温度计却转头看见桌上的瓶子。
那瓶子很眼熟,我眯着眼想了想。
答案浮出,但那瞬间我睁大了眼。
那是除草剂。
“你……你干什么了……”
答案不出意料。
我看到了一封信,是他留给我的。
信里说,他患上了绝症,不想拖累我,只有用这种方法来让我死心了。
我沉默了,搂着他躺在床上。
然后从他的柜子里又找出一瓶药。
我毫不犹豫,全都吃了下去。
然后我笑了。
傻瓜。
为什么要这么极端?
我知道你的病啊!
我没有想抛弃你,从来没有。
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走?
天堂或者地狱,有我相陪。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