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千里

——阅读说明——
您安
这儿皓月/陶慕宸
透明文手一只
隶属荣耀小镇文组
有cp不可撩谢谢
主写APH剧组和全职剧组
偶尔沉迷lovelive
专职法吹/露吹//韩吹/翔吹
沉迷Dover/冷战/极东/普奥//韩叶/联盟双苏/启明/张安/周黄//绘海
但其实也是个杂食党,热爱冷cp
天雷米英//韩张
微雷露中
请自行避雷谢谢√
全职韩叶墙(1508402906)一号机
QQ2901655359欢迎扩列
高亮☆☆☆因为是三党所以更文不定时,基本随缘
那么,祝愉

关于本次Dover only的相关声明

关于这件事,首先,真的十分抱歉
其次,我心好累……

2018Dover_only茶话会:

打扰了,这是我们整理出的关于本次only停办的相关声明及道歉(:з」∠)_希望您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时间看一下,非常感谢orz
图片被各种屏,走评论外链(:з」∠)_
占tag致歉

【仏英】abysmal sea fairytale

#新年贺文√
#昨天没有写情人节贺文所以今天放个长的
#悄咪咪拿半年前的辣鸡充数
#ooc致歉

        在海的深处,水是那么蓝,像清晨挂满露珠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得任何船锚都达不到底——至少陆地上的人们是这样想的。
        然而谁都不知道的是,在这透彻清亮的层层波浪下面,有一个美丽神奇的国度。那里的人民和陆地上的人不一样——他们没有腿,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华丽的鱼尾。
        这里和陆地上很像,但又截然不同。
        这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
        就在这些随水流飘荡的柔软枝条中间,一座华丽的宫殿坐落其中——那是人鱼族最尊贵的家族——柯克兰家族的宫殿。
        今天的宫殿也是与往常一样的热闹,至于原因,依然是因为他们那个“顽劣”的小王子:亚瑟 · 柯克兰。
        说起亚瑟 · 柯克兰,那可算是人鱼国十分出名的人物了。要是问为什么,让我们来列举几件小王子的经典事迹——比如说去年拆了宫殿顶上的珍珠把老国王气个半死,再比如说上个月在上宫廷礼仪课时把三个哥哥好好嘲讽了一番还差点打起来,还有昨天又偷偷溜出宫去找禁忌之地的小巫师弗朗西斯 · 波诺弗瓦玩。
        弗朗西斯 · 波诺弗瓦这个名字也可谓是家喻户晓了,但是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代表意义的不祥。
        弗朗西斯是个巫师。他是在禁忌之地出生的由于禁忌之地的环境十分恐怖,所以在他长到五六岁的时候还没被人发现。
        但是亚瑟是个变数。
        亚瑟从来就不怕禁忌之地的那些东西,甚至有一次还因为迷路进到了它的深处,并在那里碰见了弗朗西斯。
        从此以后亚瑟就隔三差五去趟禁忌之地。本来对于这事,老国王是十分担心的。但几次之后,老国王终于发现自己管不住这个顽皮的孩子,于是便随他去了——反正这几年从来没有出过事,弗朗西斯要下手早就下手了好吗?

01
        一个小小的身影灵活地穿过一条条杂乱的藤蔓,鱼尾轻巧地“踩”在一块块石头上,跳过散发着恶臭的沼泽地。他对着丛林间冒出来的丑陋的珊瑚虫调皮地做个鬼脸,然后像水里跳着的鱼儿似的,在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自己拖进黑暗的丛林前向前灵活地跳走着。
        在经过了一系列类似于水蛇,癞蛤蟆等等恶心的东西之后,那个小小的身影又一次拨开藤蔓,这次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与藤蔓那头宛若两个世界的景象——
        那里生长着许多奇异的树木,火红的,深蓝的,它们随意地排列着,却显出一种异样的整齐。树上的果子是十分诱人的,那金黄的果实仿佛陆地上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子。花儿绽放的样子让人不禁想到从海底看到的紫色的太阳。
        在那一朵朵太阳般的花中间,亚瑟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淡紫色的花儿随着水流摆动,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拂过花瓣。那人金色的头发也随水流飘动,和花儿的飘荡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和谐。紫水晶般晶莹的眸子微微蕴含着笑意,只因看到了来人:
“原来是小亚瑟啊。要不要过来陪哥哥一起照顾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呢? "

02
        亚瑟的脑袋枕在弗朗西斯的大腿上,一双翠绿的眼看着灵动的鱼儿游来游去。弗朗西斯依旧在照顾着那些被他称为“小可爱”的花儿们,但有时却会在亚瑟因为自己冷落了他而有些不满时适时地揉揉亚瑟金黄的短发,然后收到亚瑟红着脸吐出的一句傲娇的话。
        “弗朗西斯,你有什么梦想吗?”膝上的小小人儿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弗朗西斯不禁稍稍有些诧异。
        “当然有啊,”弗朗西斯挑了挑眉,‘每个人都会有吧? "
        亚瑟将身子转了半圈,趴在弗朗西斯的腿上,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角度。他抬头看着专注于侍弄花朵的弗朗西斯,双手撑着下巴又问道:“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
        “我的梦想 … … ”弗朗西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原本晶莹剔透的眸子里多了些意昧不明的光。‘我的梦想 … … 大概就是 … … ’他低头思考了两秒,亚瑟看到他轻轻地扯了一下嘴角。“ … … 就是你能够不离开我吧。”
        亚瑟愣了一下,从小被人拥簇的他从来就没能理解他对弗朗西斯的重要性。弗朗西斯突然狡黠地笑了一下,歪头看向亚瑟: “那你呢? "
        “我的梦想 … … 唔……是去海面上吧 … …毕竟那里是我完全不了解的啊…… ”亚瑟还没回过神来,刚回答了一半问题,却突然看到了弗朗西斯的笑容。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混蛋!”亚瑟恼羞成怒地跑开,弗朗西斯的笑声在他身后久久不绝。
        果然弗朗西斯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那时尚小的亚瑟嘟着嘴气鼓鼓地想着。

03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间,十几年已经过去了,弗朗西斯和亚瑟也都以长大成人。最重要的是,亚瑟最期待的那天终于要到来了。
        要知道,人鱼在成年之前是不能随意浮到海面上去的。所以在之前的十几年中,亚瑟虽然很憧憬人类世界,但却全是从老师和弗朗西斯的口中听说的。
        亚瑟对于弗朗西斯不受人鱼族规矩的控制一直又羡慕又不忿——尤其是在他得意洋洋地向自己讲述人类世界的事情时,亚瑟总想冲上去给他一拳。
        哦,回到正题。前面说过的“亚瑟期待已久的日子”就是今天——亚瑟的 18 岁生日。
        一个披着披风的身影在宫殿门口徘徊着,他向两边望了望,在确定了没有士兵之后猛的蹿出去,却没有走大路,而是绕了一大圈,最后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城门外的另一个身影前。
        他摘掉披风,露出了一头因为快速奔跑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嫩白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红晕,翠绿的眸子却盯着面前的弗朗西斯,满溢着激动和迫不及待。
        “走吧弗朗西斯,你说好要带我上去的。”亚瑟刚缓过来就急切地抓着弗朗西斯的衣服说道。
         “亚瑟性子还是这么急啊。”弗朗西斯笑着揉了揉亚瑟的头,并遭到了不出意料的反抗。“好了好了,哥哥这就带你上去。”
        弗朗西斯说完,身体骤然发力,前方的水流瞬间分成两道从身旁滑过。冲出一段距离后,他转身低头对还未启程的亚瑟打了个响指道:“好好跟着哥哥我哟,跑丢了可就不好玩了。”

04
        最近的亚瑟有些不正常。弗朗西斯一边摆弄他的花一边忧心忡忡地想着。
        先是成天傻笑,叫他也不理,再是总想浮到海面上还不带他玩,最重要的是,他已经两天没来找过自己了!
        想到这里,弗朗西斯不禁叹了口气,他
觉得亚瑟肯定是有哪里不对。
        这样想着,他马上就向海面上游去——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亚瑟才会这样不对劲。
        他身后不远处,一朵花缓缓飘落。

05
        弗朗西斯浮到海面上,他环顾四周,隐约看到了西方的地平线,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向那里游去。
        他不由得想起了在他第一次带亚瑟上岸时,两人在海面上漫无目的地游着。亚瑟渐渐觉得有些无聊——四周除了海面还是海面。而弗朗西斯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向西方游去。猝不及防之下,亚瑟跟了上去。
        两人游着游着,远处的海面上渐渐浮起一片看起来十分温暖的灯光。亚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灯光——海底的夜晚总是黑漆漆的,只能利用月光的多重反射来照明。这样温暖的灯光让亚瑟心里也不觉一暖。而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淡淡的笑容,心底也仿佛被什么东西猝不及防地击中了。
        弗朗西斯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速度向西方游去。但是这一去,他的心却如同坠入冰窖般,凉得彻底。

06
        禁忌之地已经很久没有人出入了。无论是亚瑟还是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瘫坐在屋子冰凉的地上,平时最注重仪表的他此时却一脸颓废,明显是好几天没有好好修饰过自己。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拉碴,浓厚的黑眼圈像是被墨笔着重涂过一样,看起来有几分吓人。
        他深深地将自己的头埋在膝盖里,后背紧贴在屋子的角落。他又想起了那天他所看到的——
        那天他浮上海面去寻找亚瑟,在西方的地平线附近,他也确实是找到亚瑟了。就在他正欣喜不已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让他几欲发疯的事。
        亚瑟根本没有察觉到弗朗西斯的存在,一双眼睛只是一直紧紧地盯着一个方向。
        弗朗西斯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一个十分帅气的男人。深金色的短发,看起来十分利落。他拥有一双如同夜晚一般深邃的眼睛,那其中仿佛藏着星星一样闪闪发光。而他的笑容十分阳光,好似能带给所有人快乐。
        这个人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
        那个瞬间,弗朗西斯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不能正常地呼吸,也无法正常地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种名为心酸的情绪在悄悄滋生。
        他在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原因,所以他选择了不声不响地走,没有叫亚瑟——亚瑟也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个人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他。
        弗朗西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是那次一起浮上海面?还是在某次他和我拌嘴?亦或者是 … … 最开始时,他遇到我却没有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就在弗朗西斯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亚瑟的声音响起。“弗朗西斯 … … 我有事找你。”亚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怯怯的,弗朗西斯不禁叹了口气,果然还是… …
        “你能不能把我的鱼尾变成人类的腿?”果然是为了这件事。
        “你知道这需要多大代价吗?”弗朗西斯开口,仿佛还想最后挽留亚瑟。由于几天没说话的缘故,弗朗西斯的喉咙十分干燥,声音嘶哑难听,这把他和亚瑟都吓了一跳。
        “我知道 … … 可是我不怕的。”亚瑟的声音微颤了一下后又带了些微微的笑意,想来是想到那人了。“弗朗西斯,你要我拿什么做交换?’他的声音极其坚定。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了叹气,挥挥手道: “算了,我不要你什么,你等一会儿吧,我现在就去煎药。”
        弗朗西斯拿出一个药罐,仔仔细细地把它清理好,放上一堆药剂后把它们熬成一罐药汤。在药汤沸腾的前一刻,弗朗西斯咬了咬牙,抓起旁边的刀在自己手臂上一划,鲜血顿时奔涌而出。弗朗西斯忍痛将胳膊移动到药罐上方,好让自己流出的血液一滴不落的全部成为药引。
        “去吧,”弗朗西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将药罐递给亚瑟,“在上岸后喝了它就可以了。”
        亚瑟有些犹豫地道:“那你……”
        你还能记得我啊……
        弗朗西斯强压下了心头的酸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不舍。“哥哥我才不会在乎这些啊,倒是你啊,赶紧去吧,晚了可就失去药效了。”
        亚瑟还是有些踌躇。思索片刻,他犹犹豫豫地接过了药剂。
        “那我……走了。”亚瑟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不是由于将要上岸的欣喜。
        这一次,他大概不会回来了吧。弗朗西斯勉强撑起一个微笑,却没人知道他内心到底有多难受。

07
        亚瑟小心翼翼地带着弗朗西斯给他的药剂,浮出了水面。由于还是鱼尾的缘故,他在海边游了半圈,找到了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他稍稍向下沉了沉,然后那条蓝绿色的鱼尾猛的发力——他从水中一跃而起,安安稳稳地落在了那片空地上。他拿出装在玻璃瓶里的药剂,太阳照耀下的药剂显得格外晶莹剔透。他还不急,他想起了在海底的事。
        他想起小时候,自己经常逃了宫廷礼仪课,将父王气得摔了花瓶。他也总是将母后的珠宝偷偷藏起来,而母后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珠宝在哪里。还有自己的哥哥,人都说兄友弟恭,但在柯克兰家里,四个兄弟之间处处有矛盾——不过这只是外人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亚瑟不禁低头笑了笑。
        即使是人鱼,在岸上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亚瑟已经感受到了一丝窒息感。他想,就把药喝下去吧,从此就不会有这样的窒息感了。
        他将瓶塞拔掉了,准备喝下药剂。但就在这前一秒,他的脑海里却突然闪过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身影十分眼熟,亚瑟觉得自己马上就能想起来他是谁了。可是他已经喝下了药剂,随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
        亚瑟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吓了一跳,然后发现身旁有一张放大的脸,亚瑟又被吓了一跳。
        就在他揉着心脏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时候,他又发现自己漂亮的鱼尾变成了又白又长的两根东西。
        亚瑟翻了个白眼,又晕了过去。
        一旁被忽视已久的王子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我就这么容易被无视吗……”
        话音还未落下,王子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些让人惊讶的东西……

        亚瑟再次醒来后,终于发现了自己梦想成真,不仅上了岸还被王子捡回了宫殿。他自然是欣喜若狂。王子对他很好,亚瑟想要的东西,王子全部都能给他。但是亚瑟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够。只不过天真的他把这一切全部归为自己的贪心,还经常“自我反省”。但是,深在海底的弗朗西斯可不好会这么想。
        自从亚瑟走后,弗朗西斯天天寝食难安。一开始,他不断的自我催眠着:时间总会磨平这全部一切都,亚瑟在岸上过得很好,不用为他担心……但是几天后,弗朗西斯心中的思念不仅没有停歇,反而越来越强烈。弗朗西斯无可奈何地意识到,他不能再这样自欺欺人了。
        要知道,弗朗西斯是个巫师,所以理所当然的,他能够用巫术。他用巫术看到了亚瑟第一视角的生活画面。
        弗朗西斯看到了亚瑟醒来时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禁笑笑,却并不为亚瑟担心。他心里当然有些难受,但他相信亚瑟看人的眼光。只是他忘记了,亚瑟毕竟没有接触过陆地上人类的复杂多面。
        接下来他看到的东西让他不禁皱了皱眉。他看到了王子对亚瑟在物质上的有求必应,却没有看出王子对亚瑟的爱。他看到了亚瑟的锦衣玉食,身边金银堆积,却没有看出王子对亚瑟本人的上心。弗朗西斯不禁攥紧了拳头。
        视野内出现了宫殿的楼梯,大概是睡醒后找不到王子了吧?弗朗西斯这样想着。然后,在富丽堂皇的装饰中,他看到了似乎是忘记关好的暗门——也亏了是他眼力好,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那道微小的缝隙。
        亚瑟似乎是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弗朗西斯知道,以亚瑟的性子,他终究是会进的。果不其然,亚瑟走进了那扇门。
但是就在看到门内景象的一瞬间,弗朗西斯眼睛不自觉的睁大,下一秒,他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出了深海。

09
        亚瑟翠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不断地发出声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不幸的是,他的嘴被一团布堵住,发出的声音只能变为不甘的“呜呜”声。
        他在挣扎,但是他的手被绑住,动弹不得。更让他绝望的是,他的腿又变回了鱼尾。
        亚瑟惊恐地看着王子,他不明白王子要做什么。王子看着他,轻叹了一口气,手却轻轻抚上了亚瑟白嫩的脸庞。他美丽的眼睛中装满了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痴狂。
        王子手里拿着一把尖利的刀,冰凉的刀背轻刮着亚瑟美丽的鳞片,弄得他一阵颤抖。
        王子的话音有些颤抖,但其中的意思却让亚瑟不寒而栗。“我亲爱的亚瑟……或者说,我亲爱的小美人鱼。你还是太天真了。”王子盯着亚瑟,却又好像透过他看到了其它的东西。“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就在你刚上岸的时候,第一次醒来后没有注意到我,但我却看到了又一次睡过去的你身上的鳞片。”王子似是想起了当初的事,原来装满了贪婪的眼中不知不觉带出一丝温柔。可那温柔一闪而过,亚瑟不禁以为那只是他绝望中的希冀。
        一闪而过的温柔之后,是无边无际的冰冷和贪婪的欲望。王子冷冷地道:“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怎么会知道你们人鱼对我们的利用价值?”他手中的刀随着他的话轻轻滑过亚瑟的皮肤,引起亚瑟一阵阵惊恐的颤栗。
        “你看,传说中人鱼的肉不仅十分鲜美,而且能让人长生不老。”刀背挑起一块块鳞片,亚瑟不禁吃痛地叫了出来。“这鳞片,一片就能治愈人类的绝症。”接下来,闪着寒光的刀移动到了亚瑟蕴着雾气的翠绿色眸子上面。“我亲爱的亚蒂,最宝贵的就是你这双眸子了。这完美的祖母绿,简直是人间少有的艺术品。”
        王子放下了手术刀,而是拿起了一只针管。针管里透明的液体晶莹剔透,亚瑟却看得一阵心慌——他清楚,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子摇晃着针管,对亚瑟说道:“如果你不是一条人鱼,我或许真的会爱上你。看在这份上,我会让你死相好一点。”他将针管向亚瑟的方向移了移,在他的耳边悄声道:“这个,叫做麻醉剂。”
        亚瑟心知,自己在劫难逃了。
        除非……
        亚瑟努力地将头转向暗门的方向,他全部的希望全都给了那个人。
        弗朗西斯……

10
        王子抚着亚瑟的脸,目光在他白净的脸上流连。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门被粗暴地撞开了。
        王子愤怒而带几分惊讶地看着门外坏了他好事的人。那人气喘吁吁,金色微卷的中长发上还带着未干的水珠。
        王子刚想将这人灭口,却发现那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抬起。更让他惊讶的是,那人的手心中微微散发出紫黑色的光芒,嘴中还念念有词。
        瞬间,王子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他试图抽出腰间的佩剑,但这根本没有用,因为他的身体正逐渐变得不受控制。不一会,他的身体就软软地瘫了下去。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后一眼,是弗朗西斯抱着亚瑟走出暗门的背影。

        亚瑟最终被弗朗西斯带回了海底。但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打击,他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任何人都没有见过他的面,连弗朗西斯也不例外。
        大多数人在几次试图安慰亚瑟无果后都放弃了,只有弗朗西斯,日复一日地在亚瑟的门前和他说着话,哪怕得到的答复是一成不变的沉默。
        亚瑟回到海底的第30天
        弗朗西斯又一次来到亚瑟的门前。但是与往常不太一样的是,今天的他,穿得极其正式。
        他缓步走到亚瑟门前,抬手轻敲几下单薄的木门。门内依旧没有声音传来。
        弗朗西斯并不在意,他微微笑了笑,开口温柔地道:“小亚瑟,我知道你在听。”
        他顿了顿,接着说:“听着,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要知道,我很担心你。你的状况,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对自己不上心,也要为我想想啊!”
        “我知道,我这样说可能让你感觉我有点自恋。但我今天要跟你说的是,我爱你。”
        说完这句话后,弗朗西斯的声音暂时停了下来。而门内也是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声响。
        过了一会儿,弗朗西斯又缓缓地接着说:“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你的每种样子,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直到你上岸的那一次,我才发现我可能离不开你了。坦白来讲,我有点小自私。所以我偷偷用了巫术来观察你的一举一动。还好,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没有让我终生遗憾。”
        门内还是鸦雀无声。
        弗朗西斯又笑了笑,但这次眼中带着一片落寞。“好吧,我想我明白了。”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弗朗西斯,你真的明白了吗?”一声在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弗朗西斯转头。
        亚瑟就站在门口,眼底是盛满得要溢出来的笑意。

各位先生小姐,我们敬候您的到来

2018魔都Dover_only茶话会:

#魔都2018Dover_only茶话会##一宣开启##劳k谢谢#
亲爱的先生小姐,欢迎您参与魔都2018Dover_only茶话会。我们诚挚期待您七月十四日的出席。以下是关于茶话会的一些信息,其余信息将于不久后公布。最后,我们感谢您的关注与期待。
我们希望Dover和您都有一个快乐的情人节💗
魔都2018Dover_only茶话会策划组
2018.2.14

50fo点文

emm这么快就到50啦……【虽然很多都是互fo啦】
所以要开启点文模式!cp见tag,占tag致歉
如果没人点我就继续填坑啦
点文评论区,带cp带梗,数量不限【估计没多少】

第一次参本,各位都超——级棒的!
请期待吧!

缄默_:

第一次参本,太太们都超级厉害的!

请期待!

Nikkimars:

【仏英本宣】破碎黄昏


这本仏英合志的宣终于出来啦——! 大声吆喝x

点开看看吧! 兜售新鲜的大佬肝!(什么

文画预览请继续期待终宣噢! 比心心~

这儿闲的没事
想写肉
aph或全职,嗯
求带梗
cp见tag,占tag致歉

【仏英本宣+印数调查】《破碎黄昏》一宣

呀嘿来转一下w
这儿皓月,也参本了哦!

Nikkimars:

转一下这一本的本宣ww!


文手太太和画手太太们都超棒的qaqqq
参了一篇8k字的短篇,猜猜是糖还是刀子ww🙈


莽漠:




比较紧促,大家见谅












接下来放试阅




是Nora的





接下来是缄默太太的







只是一点点,还有一些文手,譬如说我【非常不好意思的跪下】




当然的还有Niki太太!!!




 @Nikkimars 




 @Dover皓月 




还有一些很棒的画手太太们,他们还在赶图中二宣的时候大概会放出来




投票链接戳这里:




http://vote.weibo.com/poll/138152825


Dover组的下午茶时间2

1.又一个下午,和风轻云,鸟鸣花香。在亚瑟的二层白色小洋楼里,一场英式下午茶即将开始。
小方桌上铺着一张浅棕色的格子桌布,在那上面矗立着一个白色的三层是架子。第一层是夹着花生酱和火腿片的三明治,看起来十分诱人。第二层是粉嫩的草莓塔和一些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饼干和糖果。而最上面的一层则是甜品:传统的英式蛋糕和水果塔。看起来甜美可人,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吞掉。
餐桌是两角上,分别放着两杯红茶,一杯是兑入了鲜牛乳的大吉岭红茶,另一杯则是玫瑰红茶。
奶茶的醇香与玫瑰花茶的清香交织,一番特别的风味从中生出,恰似弗朗西斯加亚瑟的味道。
弗朗西斯一身蓝色西装,打着紫色领带。他体贴地帮身边的亚瑟拉开了椅子。亚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坐下。
再看亚瑟,一身白色礼服,正好配他那金发绿瞳,使他就像画中的王子。
两人坐定,一场英式下午茶正等待着他们。

2.三明治入口,松软的面包上涂抹着鲜咸可口的花生酱。碰撞,融合,美妙的滋味在入口的刹那迸发,顾及到了每一个味蕾,让它体验到最好的享受。一口下去,芝士被拉长,细细长长的芝士丝就像一座桥,连接着人与食物。火腿片也被咬下一块,与芝士这样搭配,简直可称得上是人间天堂。
弗朗西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以亚瑟的手艺竟可做出如此美味的三明治。他指指手里的三明治,又指指对面的人:“这……是你做的?”
亚瑟看着弗朗西斯吃惊的样子,不禁笑了。
弗朗西斯突然觉得亚瑟的笑很好看。阳光铺在他的茶金色头发上,打再他翠绿的眸子上,也洒在他明媚的笑脸上。
那一刻,弗朗西斯觉得面前的人简直就像是一尊经由上帝之手的雕塑。
看着那人的笑,心中什么地方好像被拨动了一下。

3.“弗朗西斯?”亚瑟的呼唤将弗朗西斯从神游天外唤回到现实,弗朗西斯看了看面前的人,想了想,从第二层架子上拿起一块饼干递到对方面前。
亚瑟怔了一怔,犹豫地看着那块饼干。
饼干是一只可爱的苏格兰折耳猫形象,那是他根据自家那只猫的形象做的。味道也不是很担心,什么样的菜都吃过,自己做的饼干还怕吗?
只是……
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
这可不太符合绅士的作风啊……
思量半晌,亚瑟心一横,微微倾身含住的那块饼干。轻轻伸舌勾走饼干,一不小心舔到了弗朗西斯的手指。
但亚瑟本人并没有发觉。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被撩了。

4.日头渐渐偏西,白净的面庞被染上一丝橙红色,似是蒙上一丝神秘的色彩。
亚瑟微垂着头,白皙的脸庞上覆上一层淡淡的阴影,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忧郁。坐在他对面的弗朗西斯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他。
不,不是第一次了。好像,从很久以前……
是什么时候呢?是从……百年战争?还是美国独立战争?弗朗西斯有些困扰的揉了揉头,啧,有些让人头疼。
弗朗西斯闭上了眼,不一会儿,一股薄荷的香气传入鼻中,弗朗西斯有些奇怪地睁开眼,只见面前的红茶不知何时已被换成了薄荷清茶。
弗朗西斯看向对面正在喝茶的亚瑟,正好亚瑟的视线也正悄悄地向他这边移来。
弗朗西斯一瞬间觉得亚瑟又变成了小时候那个可爱的孩子。

5.亚瑟的视线慌乱的转开,他撇撇嘴道:“看……看什么看?只是怕你头疼疼死了没人陪我再打个一千年啦!”弗朗西斯笑笑,揉乱了亚瑟的头发:“好,好,你真不可爱。”
这句话出口,两人同时愣住了——不知多少年前,在那个还轮不到他们称雄的时代——
“一定要给我剪一个适合我的帅气发型啊混蛋!”
“好,好,你真不可爱。”
弗朗西斯从回忆中挣脱出来时,亚瑟已经睡着了。
弗朗西斯伸出手,刚想触碰亚瑟的脸庞,却又想起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收回了手。
……
亚瑟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屋里,弗朗西斯早已走了。
亚瑟用两根手指夹起身上的衣服,嫌弃地看了一眼。
然后走向卫生间准备把这衣服洗好明天送回去。

【欠身】2018魔都Dover_only茶话会,各位先生小姐有兴趣吗?
若有兴趣可来贡献一份力呢,门牌号342526546Dover_only征集计划,欢迎您的到来。

眉毛诞辰贺文【名字还没想】

cp Dover   虐文预警
非要在眉诞玩虐
第一人称 医学院教师法,学生英
正文,开始
亚瑟视角
“你走吧,谢谢。”
我看着面前僵住的弗朗西斯,轻轻吐出了这句话。
“我真的,不爱你。”
他皱了皱眉,却还非要问个明白。
“我爱过你。”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
“你实在太……这么说吧,原来我爱你的时候你总是在外寻欢作乐,我忍了。可我也是个人,慢慢的我就心灰意冷了。”
他说他可以改变。
“抱歉,我是真的不爱你了。”
为了强调真实性,我还特地在“真的”两字上加了重音。
他说他会离我远一点。
“好的,谢谢。”我笑了,然后转身而去。
我不知道身后的人怎么样,转身而去的一刹那,泪水滑落眼角。
我怎么会让你被一个绝症病人连累。
一天后
我自己站在公寓里,旁边是一瓶除草剂。
我手里把玩着那瓶除草剂,脑中渐渐响起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这瓶是除草剂,千万不要误食啊!”他看着我好奇的眼光把手中的瓶子又拿远了一些。
“误食了又会怎么样吗?洗胃不就好了?”我轻狂的话中带着一些不屑。
“那可没用,误食除草剂的人会渐渐丧失身体机能,相当于慢性自杀,几天到几十天后死亡,无法救治。”
回忆渐渐远去,我不禁笑了,但与此同时,泪水也渐渐滑下。
将除草剂一饮而尽,奇怪的味道让我不禁想将它吐出,但一想到……
不知多长时间,大概有一天了,我感觉到身体很不舒服,胃,头,四肢……好在还有意识。
发作这么快啊?我艰难的勾起嘴角,脑中又浮起了他的脸。
穿着白大褂的他,备课的他,告诉我除草剂作用时严肃的他……
还好,我给他留了封信。
恍惚间,我好像见到了他。
他问我干了什么。
“我……除草剂……”
他沉默了,然后将我搂在怀里,躺到了哪里,应该是床上。
也好,就让我在你的温柔中死去吧。
我又怎能忘记你。

弗朗西斯视角
他让我走。
我……呵,我怎么会信呢?
他说他真的不爱我。
“为……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颤抖。
他说他爱过我。
我几乎忍不住想问他:什么叫做爱过?
他说他忍受不了我的浪荡。
“我可以改,真的,为了你我可以改!”
他说他真的不爱我,还有一句抱歉。
……抱歉?这样礼貌而又冷漠的词汇他还没有对我用过。
“我会离你远一点。”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希望他还能回心转意。
随即,最后一丝希冀也被击破。
他转身就走,不带一丝留恋。
很好。
我也离开了这里,但我漏掉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如果我能注意到,那我们的命运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他最后那声带着哭腔的谢谢。
第二天
浑浑噩噩的到了学校,不想面对他,却发现他没来上学。
“亚瑟同学去哪儿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
我皱了皱眉,没有接到他转学的通知啊?
往他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我越来越不安,上完课后慌里慌张地去了他家里,曾经推开过多次的门现在却不敢推开。
终于,我颤抖着开始迎接最后的审判。
他躺在沙发上,看起来还好。
我稍稍松了口气,刚想找温度计却转头看见桌上的瓶子。
那瓶子很眼熟,我眯着眼想了想。
答案浮出,但那瞬间我睁大了眼。
那是除草剂。
“你……你干什么了……”
答案不出意料。
我看到了一封信,是他留给我的。
信里说,他患上了绝症,不想拖累我,只有用这种方法来让我死心了。
我沉默了,搂着他躺在床上。
然后从他的柜子里又找出一瓶药。
我毫不犹豫,全都吃了下去。
然后我笑了。
傻瓜。
为什么要这么极端?
我知道你的病啊!
我没有想抛弃你,从来没有。
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走?
天堂或者地狱,有我相陪。